差一口气就火的断眉之后到底会不会变得更流行?

越是特立独行的潮流“单品”,撞上同款就越尴尬……想象一下,同一条街上,有人和你穿了同款 Unique T ,你还可能夸赞对方的品味出众;换成同一件 Yohji Yamamoto 长袍就不行了,脸垮下来不说,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断眉对撞的尴尬水准,我觉得,和 Yohji Yamamoto 差不多。

关于断眉为什么没有变得更流行?断眉的星途欠了把火,却说不上来是谁的错。毕竟,从饶舌歌手、 Kpop 天团、流量 Idol ……再到新生代超模,该来打 Call 的人,一个也没少。

2015年,超模 Chloe Norgaard 在 Instagram 上传了她的半脸照,断眉抢戏,引发热议;紧随其后的是坐拥四千万粉丝的酷女孩 Cara Delevingn ,她 Po 出华丽侧脸,有意秀一把眉间缝隙。潮流评论家们欢呼,终于迎来年度爆款,有报道可以写,吸上好一阵的血,耶~没多久,就被打脸了:第一篇报道都出街了,这玩意怎么还没火起来。

到了16、17年,以韩流天团 BIGBANG 团员 Taeyang, SHINee 团员李泰民为首的潮流领袖们,以极致舞台表现力的个性妆面带领着断眉,在南韩以及全世界亿万少女的心中“出道”。又一次,报道潮流的评论家们热情高涨:断眉总算要火了吧。老师们、校长们、父母们请注意,这不是演习,前方一级预警。打脸来势凶猛,又一起狼来了。

到今天,大家总算放弃了对断眉的寄予厚望。要我说,放它在大众看不到的小众舞台上独自闪耀,挺好的。少了多少人喜欢,同样的,就少了多少人谩骂。没有烂大街,就给没有伤害。任谁现在剃个断眉,你还是觉得这家伙酷到不行。这也是没有过度曝光才得以保留的原生质感。

先天的断眉还是少有。绰号“断眉”的欧美才华小鲜肉 Charlie Puth 就拥有一条八百年不用打理的永久性断眉,不过据他自己说,是小时候被狗啃坏的。

Alexander Wang 在他的男孩眉间剃出了一条“东非裂谷带”,告诉大家,灵感来自80年代的拳击手。

英国人类学家德斯蒙德·莫利斯( Desmond Morris )在他的畅销书《裸男 The Naked Man 》中也做出类似的论断,他将断眉称之为“带伤拳手妆”,具体形式是眉毛上的一条垂直缝隙,看上去就像是因为伤口没愈合好,因而留下了一道不长毛的窄缝。

尽管有文章指出,马龙·白兰(Marlon Brando Jr.)是第一个让大众见识到“带伤拳手妆”非凡魅力的男演员。他在《码头风云》中的扮相深入人心

但我主观认为,将“带伤拳手妆”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演艺圈第一人,还属詹姆斯·迪恩( James Dean )。这位统领了半个世纪女性审美的头号性感偶像,24岁死于超速驾驶。生前只拍过三部电影,在遗作《无因的反叛》中,他饰演正值青春期的问题少年 Jim ,将放浪不羁与渴望被损坏的美丽灵魂演绎得浑然天成。(这部电影在香港上映时,译名是《阿飞正传》。33年后,王家卫导演的《阿飞正传》香港上映。)

戴涵涵( Dane DeHaan )和罗伯特( Robert Pattinson )合作出演纪实电影《生活》,记录了詹姆斯·迪恩( James Dean )短暂传奇人生的最后时光。私以为及格分,好看在镜头语言的运用,故事是平铺直叙的乏善可陈~

尽管未能成为最火爆的潮流元素,但断眉的铁杆粉从来不少。社会公平活动家 Camonghne Felix 曾经在采访上说道:“断眉已经在嘻哈圈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。”

从 Keep real 的说唱歌手,到追求自由的嬉皮士,再到时下最酷的年轻人,断眉总能轻易打动这些渴望拆穿虚假的朋友。断眉致敬的是不完美,它的态度是蔑视伤疤的最好方式是展露它。断眉爱好者一方面认为完美是世界上最无聊、最具欺骗色彩的词汇;另一方面,他们将展露缺失视为勇敢、坦诚与反抗。

“刻意展现缺失”在时尚圈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招数,乐此不疲的玩家包括大神级别的山本耀司。在Yohji Yamamoto SS13 系列中,他给所有的男孩子画上了“带伤拳手妆”

到了2015年的秋冬系列,他又玩起了“缝针妆”所有Yohji Yamamoto男孩看起来既充满魅力又十足古怪。

山本耀司对他“迷恋缺失”的行为作出过解释:“我认为完美是丑陋的。但凡是人为的东西,我都希望能够在其中看见伤疤,失败,不和以及凌乱。”铺垫到这种程度,所以,你为什么不尝试一把断眉,朋友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